无铭
啪嗒啪嗒
 

【文评】给《烟火》


三刷完毕,磨磨蹭蹭地写长评。

开头先说几句,辛苦我的日了,坚持了这么久终于产出新的可以写进心底的文章。

看的过程中每一段文字都可以拼凑出一组完整的画面,什么叫瞎几把写,不存在的。

看完我想到一句话,“有些人生于烟火,却逝于烟火。”

赤羽业于潮田渚而言就是那转瞬即逝的烟火,在他灰暗的夜空中驱散了密布阴云,点亮了每一颗星星的末梢。

为他的眼睛里抹上了色彩,于脑海中铭刻记忆。

而后燃尽了生命,他的光也消失在空气里。

渚君作为生在了战争年代的人,早早加入了军队,正文中也有描写他有过灰色的童年,或许就是这样的基础造成了他后期参军的沉默寡言,他的世界和那些多心的士兵不同,没有太多奇妙的念

 

【业渚】《你都不喂我粮还敢说爱我》

#一篇短小短小的段子#

#一时兴起的有病产物#

#纪念回不去的文风系列#

“业君……”

潮田渚缩在沙发一角对着发亮的手机屏幕久违地陷入呆滞状态。

他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正坐在沙发中间看电视的赤羽业。

赤羽业听到对方叫他的名字,语气怪异得很,转头又瞧见他憔悴的神情,狐疑地开口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潮田渚没说话,捏住手机一角就伸到赤羽业眼前,还暗示性地晃了晃,示意他自己看。

什么啊。

赤羽业接过手机,定睛一看,发现潮田渚此时打开的页面刚好是一部连载小说的更新列表,最新一章的发布时间是在六个月前,评论区却是近期来自粉丝们的鬼哭狼嚎。

赤羽业眉角一抽。

如果换作平时,他会把手机一放把...

 

【业渚】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

#童话梗#

#文风破碎#

#真·严重ooc#

#无毒天然糖#



森林里的清晨,空气通常湿漉又带着清新,混杂草木的味道吸入肺腑便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。

 

万家灯火熄灭,黑夜被那自东方升起的朝阳所驱逐,嘹亮鸡鸣和铁器碰撞的声音在城镇间响起,喧嚣渐起,而对于早早便离开居所前往森林深处的赤羽业来说,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。

 

不知道小狼崽有没有早起。

 

作为一个猎人,赤羽业今天并没有提着猎枪埋伏在某处等待掉入陷阱的猎物,他的一边手提着两瓶牛奶另一边则提着装有手撕面包的小篮子,食物被一张不大的花边方巾所覆盖,方巾上则放着一...

 

【业渚】《沉湎于睡梦之中》

#ooc有#

#文风杂乱#


00


人,生而平凡。


上帝却狠心将我的身体折断。


所剩余的,只是残存的生命和扭曲的肢体。


我的眼睛被强行覆盖黑布,从此。


世界失去了原本的色彩。


而我永存。


01


秋季的阳光,大概是四季中最为温柔的吧。


潮田渚抬手,任由意识支配身体,凭借记忆寻找最为熟悉的秋千。


他已经不再像从前一般害怕黑暗了。


吊绳粗糙的触感自...

 

【业渚】《初次》(七年组/糟糕慎入)

#ooc有#

#应该是翻车了#


_(:3J∠)_


给蠢蠢 @Joker_雨殇 开的车,迟到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回来才花时间想的生贺。


从最初喜欢业渚直到现在,和你认识也有三年了啊,结果会回想起来好多都是神奇的发展哈哈哈哈…

你是鼓励我写作的几个朋友之一。

我没有什么深厚的功底也没有什么精炼的文字,靠的就是随心所欲这么一路走了过来。

你不但没有反感我的做法还表示你会支持我,告诉我要调整好心态。

我了解我的水平还不够高文笔还不够好,但我想通过文字将自己所想表达的感情呈现出来。

这次的生贺可能稍显匆促,质量上也会减退许多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我...

 

随便来个深夜感触

事实上……这个梗是因为我的日产生的。


两个人都是快要毕业的状态,不说谁更忙,只说两个人都忙到连好好聊天的时间都少之又少。

我有情绪是一定的_(:3J∠)_

然后各种想法之下就产生了这个梗,想说的一部分也在里面了,也算是一种祝福吧。


其实吧,矫情点,对于我来说,kuma从最初的接触到后来的深交,我可以深刻地了解到我的思想和感触,我这个人有个情感冷热期,风风火火一段时间后就会莫名的冷漠尴尬,并且还有很多很多不能开口说出来的东西(这种心理有多让人不适我是很了解的)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却被温柔地包容了下来,所以和文章中的渚一样,担心着对方会离开,担心感情会流逝,这种想法很傻,而未来我们...

 

【业渚】《杂》(小段子/七年组)

说在前面的……

又是一个凭借感觉写出来,文风破碎慎戳。


每一天,每一天。


秒针未曾停止在表盘上行走的脚步,像是潮田渚和赤羽业匆忙的行走一样。


工作占据了两名成年人的时间。


——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向大地,陷入沉睡的赤羽业也准时睁开了双眼,身为教师的恋人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离开床畔,冷气笼罩整个房间,连同他平静的情绪一起冰冻。


打理好面容着装出了房门,面对这一桌残存余温的早餐,即便胃部因饥饿隐隐作痛,他还是失去了想要进食的欲望。

对面的椅子没有被谁拉开,空荡而安静地摆放在此,他皱眉,在体力方面考虑片刻还...

 

【业渚】《Eyes》

照旧说在前面的。

状态极差,文风退化不堪,脑子杂乱,第三个凭借感觉摸出来的梗,应该是温馨向。


赤羽业颇为苦恼地打转手中的圆珠笔,在一片空白的纸页上留下几道不明显的痕迹,叹息一声随手撕去一页,赌气般揉成团状顺势熟练地扔进垃圾篓。


今天杀老师布置了一项很特别的作业。


“扭呀,同学们回去尝试着写一篇有关于别人眼睛的文章吧,父母、朋友、亲戚甚至是陌生人都可以呀!”


“为师很期待大家的表现呢,请加油!”


那只章鱼荡漾的语气像是随时可以在耳旁回荡一般。


徒生的烦躁和不耐是没有意义的,如...

 

又是一个假的段子(温馨向/七年组)

说在前面的。

文风退化满脑杂乱,凭借感觉摸出来的梗,质量很差求轻喷_(:3J∠)_


方才被热水浸泡的皮肤很快因为冷气的游荡褪去了温度,湿润的发丝上凝聚着水珠,随着赤羽业摇晃的一下滴落在面前的书页上,被染湿的地方很快变色泛起皱纹。


赤羽业挑眉,将书本合上随手放在了一边空荡的床头柜上,拿起了一旁干燥的毛巾盖在头上使劲搓揉,目光投向闭合着门的浴室,他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混杂潮田渚若有若无哼起的曲子。


今天亲爱的潮田老师似乎心情不错。


赤羽业想起今天和同事在休息室聊天的内容,他的那位同事早已组建了家庭,赤羽业能从他日常闲谈所带有的...

 
 

《我男人最近不知入了什么邪门歪道》(业渚/欢脱向/久违的发糖)

再次咸鱼了一个月,决定翻身做鱼干【ntm

好吧和之前一样,也是首次尝试这种风格

有什么写得不好的地方可以向我指出x

最后食用愉快√


01


赤羽业觉得,最近自家渚有些奇怪。

身为老师的他在很久以前回家都会在备课完成后拍拍屁股就爬上床,而现在就不一样了。


明明早就把自己那份工作准备好了,和往常不同,在这个时候他会拿出自己的手机,侧躺在卧室的床上,刷着各种社交软件。

有时候赤羽业在加班到很晚才回来,发现卧室里的灯依旧明亮,起初看见潮田渚这么做,还以为他是因为想念自己才会等到这么晚直到睡着。


知道实情后的赤羽业表示被之前衍生的感动之...

 

【黑童话接力】《互瞒》

嗯,和裤裤 @南城旧茶 的黑童话接力,梗源是在贴吧晃悠的时候看到的一篇黑童话。

和裤裤聊天的时候决定试试这个梗,请大家见谅。


#文笔拙劣#

#OOC严重慎入#

#写得非常不认真系列#


01


“分开吧。”


王子金棕色的眸里没有丝毫感情波动,木质桌台上的微弱烛光反倒给这昏暗的房间增添几分诡异气息,“……一定要这样吗?”略带颤抖的哭腔让王子握紧了拳头,巫师垂着头,厚重漆黑的帽子严实遮挡着自己的表情。

巫师不想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悲伤与脆弱,即便有,也已化为虚无,就像现在一般。


王子转过身,迈开了步子走向站在窗边...

© 无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