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业渚】甜心先生

我喜欢这篇文章给我的感觉。开头的描写就给我带来了学院温馨的氛围,大家围坐在树荫下,享受红豆面包和柠檬汁,谈天说地,不甚喜悦。迎面而来的青春感,怀着这样舒适的心情继续往下看,和大家不一样,赤羽业和潮田渚泡在实验室,手中拿着的不是面包而是试管,他们穿着白色的研究服的模样开始在我脑中勾画成形,你描写着阳光的撒落,描写着试管的倒影,这些东西俨然成为了一副画,画里有他们两个人。

赤羽业虽然希望放下手中的活去享受传统的美味,但他还是犟不过潮田渚,与其说犟不过,不如改成他愿意随着潮田渚留在这里。实验室在我眼里成为了一个盈满暖意的小空间,他们互相拌着嘴,脑中只剩下对方,与外界隔绝,唯一的通道便是红豆面包的香...

小段子


*业渚
*单箭头

当潮田渚知晓赤羽业已经离开的一刻,他不清楚心里的感觉是如何。
只记得像是有玻璃在胸口破开,四散的碎片把周身脆弱的皮肤划开,一道又一道的伤渗出暗色的红,灼得他生疼,烧得他想哭,又因为身体里的高温蒸干了泪。

潮田渚想过穷尽此生去爱一个人,可能那个人不会爱上自己,那个人会牵起别人的手,会在戒指上镌刻上一个名字,名字的主人不是他。

他习惯了写日记,这种方式能将他每天零散的情绪整理在一块,把所有的心事装进这单薄的纸页中,只等有一天这纸页上的字被雨晕开,每一重心结被火舌舔舐。

他不记得上面有多少句喜欢,多少句爱,那种肉麻的语句少得可怜,他企图用这样掩盖的方式抹除几年的苦痛,却愈发显得...

【胜出】搁浅


*是摸鱼
*带个人感情理解
*可能有点黑
*短篇

“不可理喻。”

他低语,红色眼瞳散发出摄人心魂的占有欲,濒临失控地泄出,似要将醉酒昏迷的幼驯染整个包裹,拆解吞噬。

那到底是爱,到底是恨。

以极度缓慢的速度,这好似在克制,他伸手,搔挠猫儿一般滑过绿谷出久汗湿的下巴。

他开始讨厌心底翻腾的压抑感了。
这并非害怕,爆豪胜己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去害怕,他搞不懂这种感情是如何产生,但根源是出在绿谷出久身上的,他清楚知道。

不是什么生离死别,也没有敌人来犯时的心情,他单纯地因为两人距离的拉近而感到心情沉重,却又悄然澎湃。

这份情感很奇怪。

绿谷出久在害怕他,每一次怒吼过后的瑟缩顷刻间为爆豪胜己曾经积...

【业渚】Play with fire


*是爽文
*我爱爆肢体接触
*没有车放弃幻想穿上裤子

赤羽业着实不太高兴。

成年人难以避免地被工作占领了大多的时间,很多时候都会因为几件差事影响到生活,那种生活与工作完全两码事绝对不会影响的说法完全就像是个笑话。

潮田渚是怎么样的角色?受人敬仰的老师,一位将那群懵懂无知、桀骜不驯的小崽子们驯服的老师。

尽心尽责,鞠躬尽瘁。

导致他们两亲热的时间完全没有,完全没有。

“啊今天要给他们批改作业,错的实在太多要给他们整理一份解析呢。”

“业可以再稍微等等吗,最近忙着给他们准备期末考,要是不行,晚饭直接外卖吧。”

“今天不行呢还在工作日哦,明天还得上班。”
……
嘁。

赤羽业,一名二十多岁年...

杂谈


随便乱写,不打标题,cp意味明不明显不在我。

看完某些东西后的一点偏激感想,没具体写,因为脑子乱。

是某种负面的东西,看着让人开心不起来。

我恨透了低头不语这样顺从的动作,这样的行为举止出现在人体上,不就是刻画着这个人有多么地懦弱、胆小、无能么?

很久以前,甚至现在,面对我的时候,你从来没法学会抬头,你在害怕我手中的火光;你在害怕接下来将会受到的酷刑;你在害怕你会因为反抗被我暴揍一顿不争气地流了满脸的鼻涕眼泪,滚到下巴那里,汇聚在一起又滴落在地上,和你的影子融合在一起,混杂在泥土中。

我都快忘记你眼睛的模样了,小时候的你,眼睛里闪着光,只会笨拙地跟在我的身后嘴里絮絮叨叨,遇到一点疼痛...

【潮田渚生贺】《birthday》

*四小时极速摸鱼的产物。
*大概是糖吧,其实就是回忆录差不多。
*道理比较少,多偏向写事。
*可接受,请。

      —07.19—23:14—

     啊,即使是暑期也没有办法把作息规律给调整过来,这是自己最大的失误了吧。

     潮田渚仰躺在卧室的床上,单手盖住酸涩的眼睛,阻挡了室内灯光的刺激,这样能让他的眼睛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 在这安静的室内,空调运作的声音能清楚地传递,夜晚的鸣蝉...

【业渚】《起风了》


*HB to kuma.( @一业春风渚花开 )
*很杂乱的短篇
*文笔退化

01

“王子殿下,王子殿下——”
“请您等一等……”

松软的泥土与扎根于此的嫩草散发出淡香,混合着湿漉漉的小液珠,包围着森林。
细碎的踩踏声杂乱无章,给这和谐的乐章带来了起伏的音调。那是两个人在奔跑。

被称作“王子殿下”的少年于树丛间逃窜,即便是听到了有人唤他停下,也不曾减缓奔跑的速度。

“王子殿下!”
身后的骑士并不知道他在跑向哪里,头脑中只存留着让他停下这类想法,直到他看见面前的少年拐进一个转角,消失在粗壮的树干后。

他听见微弱的喘息声,越发接近,王子殿下不再奔逃。他跟了过去,视线所及之处,...

【业渚】lemon


—题目和本文无关
—快去听歌,强烈安利
—乱写
—是意识流
—回温了,想起了夏天

是夏。
午时的太阳如同燃烧的巨型滚球,被远方的弩车刻上碧蓝澄澈的天空,单薄云彩由风牵引,几丝几缕环绕消散。
像是乡间不知名的湖,树叶间投落的光影零碎地洒在荡漾的泛着白沫的水面,却不同于后者的清凉。

停电了。在这样的天气下实在是不够友好,盛有可乐的玻璃杯外壁凝结着密密麻麻的水珠,一个衔着一个往下淌,绕着杯底转了个圈,沾湿了牛皮纸的一角,又迅速往四周延伸,凶狠地啃食淡色的纸页。
而主人不曾理睬这饱受折磨的小可怜。

撩起的发此时零零散散地垂落在肩头,却无人顾及。
潮田渚闭上了眼睛。视觉的被迫散失像是小刀削去他内心一角,空空落落,...

【业渚】无题


写给 @一业春风渚花开 的小文段。
年下,儿科医生梗,虽然有些偏离主线……

推荐bgm: 썸——郑基高;昭宥

*意识流注意

孩童的暗恋,像是初融的雪水缓缓浸润久置的干涩果实般,小心翼翼,干净透彻,又甚为珍贵。

年仅八岁的赤羽业小朋友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。

他喜欢着一位名叫潮田渚的邻居哥哥。

大哥哥留着一头利落的湖蓝短发,每次与他的拥抱,发梢间散出的香便引导着赤羽业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,略带确认地,他会用力地深吸一口气,去辨别洗发水的味道。
他的脸很干净。母亲时常会与他打趣,说着明明是个大男人肤质却比我们女人好啊之类的玩笑话,潮田渚在这时候便会礼貌性地笑,弯腰抚摸赤羽业的头。
赤羽业认...

【文评】给《烟火》

三刷完毕,磨磨蹭蹭地写长评。

开头先说几句,辛苦我的日了,坚持了这么久终于产出新的可以写进心底的文章。

看的过程中每一段文字都可以拼凑出一组完整的画面,什么叫瞎几把写,不存在的。

看完我想到一句话,“有些人生于烟火,却逝于烟火。”

赤羽业于潮田渚而言就是那转瞬即逝的烟火,在他灰暗的夜空中驱散了密布阴云,点亮了每一颗星星的末梢。

为他的眼睛里抹上了色彩,于脑海中铭刻记忆。

而后燃尽了生命,他的光也消失在空气里。

渚君作为生在了战争年代的人,早早加入了军队,正文中也有描写他有过灰色的童年,或许就是这样的基础造成了他后期参军的沉默寡言,他的世界和那些多心的士兵不同,没有太多奇妙的念想也

【业渚】《你都不喂我粮还敢说爱我》

#一篇短小短小的段子#

#一时兴起的有病产物#

#纪念回不去的文风系列#

“业君……”

潮田渚缩在沙发一角对着发亮的手机屏幕久违地陷入呆滞状态。

他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正坐在沙发中间看电视的赤羽业。

赤羽业听到对方叫他的名字,语气怪异得很,转头又瞧见他憔悴的神情,狐疑地开口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潮田渚没说话,捏住手机一角就伸到赤羽业眼前,还暗示性地晃了晃,示意他自己看。

什么啊。

赤羽业接过手机,定睛一看,发现潮田渚此时打开的页面刚好是一部连载小说的更新列表,最新一章的发布时间是在六个月前,评论区却是近期来自粉丝们的鬼哭狼嚎。

赤羽业眉角一抽。

如果换作平时,他会把手机一放把...

【业渚】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

#童话梗#

#文风破碎#

#真·严重ooc#

#无毒天然糖#

 

森林里的清晨,空气通常湿漉又带着清新,混杂草木的味道吸入肺腑便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。

 

万家灯火熄灭,黑夜被那自东方升起的朝阳所驱逐,嘹亮鸡鸣和铁器碰撞的声音在城镇间响起,喧嚣渐起,而对于早早便离开居所前往森林深处的赤羽业来说,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。

 

不知道小狼崽有没有早起。

 

作为一个猎人,赤羽业今天并没有提着猎枪埋伏在某处等待掉入陷阱的猎物,他的一边手提着两瓶牛奶另一边则提着装有手撕面包的小篮子,食物被一张不大的花边方巾所覆盖,方巾上则放着一...

【业渚】《沉湎于睡梦之中》

#ooc有#

#文风杂乱#

 

 

00

 

人,生而平凡。

 

上帝却狠心将我的身体折断。

 

所剩余的,只是残存的生命和扭曲的肢体。

 

我的眼睛被强行覆盖黑布,从此。

 

世界失去了原本的色彩。

 

而我永存。

 

 

01

 

秋季的阳光,大概是四季中最为温柔的吧。

 

潮田渚抬手,任由意识支配身体,凭借记忆寻找最为熟悉的秋千。

 

他已经不再像从前一般害怕黑暗了。

 

吊绳粗糙的触感自指尖传来...

【业渚】《初次》(七年组/糟糕慎入)

#ooc有#

#应该是翻车了#



_(:3J∠)_

给蠢蠢 @Joker_雨殇 开的车,迟到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回来才花时间想的生贺。

从最初喜欢业渚直到现在,和你认识也有三年了啊,结果会回想起来好多都是神奇的发展哈哈哈哈…

你是鼓励我写作的几个朋友之一。

我没有什么深厚的功底也没有什么精炼的文字,靠的就是随心所欲这么一路走了过来。

你不但没有反感我的做法还表示你会支持我,告诉我要调整好心态。

我了解我的水平还不够高文笔还不够好,但我想通过文字将自己所想表达的感情呈现出来。

这次的生贺可能稍显匆促,质量上也会减退许多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我终于把答应给你开车的...

【业渚】《杂》(小段子/七年组)

说在前面的……

又是一个凭借感觉写出来,文风破碎慎戳。

每一天,每一天。

 

秒针未曾停止在表盘上行走的脚步,像是潮田渚和赤羽业匆忙的行走一样。

 

工作占据了两名成年人的时间。

 

——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向大地,陷入沉睡的赤羽业也准时睁开了双眼,身为教师的恋人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离开床畔,冷气笼罩整个房间,连同他平静的情绪一起冰冻。

 

打理好面容着装出了房门,面对这一桌残存余温的早餐,即便胃部因饥饿隐隐作痛,他还是失去了想要进食的欲望。

对面的椅子没有被谁拉开,空荡而安静地摆放在此,他皱眉,在体力方面考虑片刻还是将早餐全部解决...

© 斑铭 | Powered by LOFTER